部分彝族地区不过火把节的原因3

发布:2014-11-19 20:06:50 阅读:233次
  不过火把节的地域,实际上是贵州西北部一带到凉山的东北部“依诺”地区,刚好形成一条北南十分分明的分界线。
  至此,我们可以说贵州部分地区和凉山“依诺”地区不过火把节是其深远的自然崇拜所引起的,并不是火把节没传进去。换言之,即使有人专门将其传进去他们也不一定过。近年来政府组织在一些县市城镇中燃起簧火过火把节,大家唱歌跳舞,但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火把节。
  彝族水崇拜的现象过去也是被火把节的文化现象所影响,很少有人注意。彝族水崇拜其实从彝文文献到民间的社会生活习俗中都有不同程度地反映。
  《勒俄特依》“天地第一代,混沌演变水;天地第二代,地上雾蒙蒙;天地第三代,水色变金黄……”的唱词。在“雪族十二支”一节中,讲述了动植物由雪水变出的观点。雷波县语委搜集的史诗也唱道:“三场红雪,降到大地上……变成雪族十二支,”有血的六种为各类动物,无血的六种为各种植物。
  彝人是很祟拜水,特别是雪水的,认为世间万物皆源于这高原雪水,甚至还明确指出是白、黄、红三种颜色的雪水孕育出的。在彝族色彩文化中,白色是雪的本色,象征纯洁;黄是金色,代表富裕和吉祥;而红色是血,生命的象征。人与猴、蛙均属有掌的同类动物。用色彩来给雪水分类,反映了彝族先民对高原雪水的深层认识。
  在今彝族系谱中,有的就是由水开头的,既解释了祖谱的来历,又说明了人与水的休戚关系。
  水生人类的观念,同样见于云南彝族的史诗中。如《赊𥥷榷濮》便有“编为人类母,圣水孕先批,母水诞生批,人类源于水,六祖水中来”的记载。(阿黑西尼摩》说:生长在金海边的人类始祖阿黑西尼摩,是喝了金海水才生下天地日月万物的。
  (六祖魂光辉)指出“凡人是水儿,生成自水中”。这些史诗都认为是水创生和孕育了人类世界,甚至还认为人与水可互变,“我若不变水,亦难回变人。”
  这种人由水生出的传统观念,在今天凉山彝语中仍有明显的保存。科学家认为,人的生命是由精子和卵子结合孕育而成,彝族对精液和卵子关系认识的表述颇有特色。彝族称精液为“曲依”(即银水),称卵子为“史依”(即金水),并认为它们是人体中最宝贵的东西。
  彝语称产生和储存精液的肇丸为“使剥”即装血的球体,可简称为“血球”,这种语词的运用,明确表达了彝人对人体中精液与血的密切关系的认识。
  正是由于彝族先民认为水具有创世、孕育万物的功能,致使流传至今的一些宗教仪式活动,例如与人的生命相关的招魂仪式、人生仪礼等,都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招生育魂同样要到水里招,因为经文《招生育魂》中说得很青造,“阴水(卵子)和阳水(精液),蓄于湖泊里,湖泊里面取”。
  彝族从原始宗教角度来说,一生净两次身,一次是出生的时候,一次是去世之时。婴儿出世后的第三天至一个月之内,家人要为其择日举行出门见天礼,即第一次将婴儿于太阳初升时抱出门,拜见天地,此仪式包括剪头礼、净身礼和命名礼。仪式中的净身礼即为孩子洗澡(这之前一直用母乳洗),所用之水十分讲究,必须由婴儿的父亲用坛子从特定的井中或是到流淌着的大河中去取,彝语称“知依”—净水。在取回途中,还忌讳净水倒洒出来,否则孩子用后,会出现呕吐等现象,取回净水后,在婴儿的颈部、腑部、胯部等处擦洗,即表示已净身。
  在举行出门见天礼这天,有的同时还要举行一项接纳婴儿为家庭新成员的迎接仪式,彝语称“阿依诺依若”,直译为“婴儿手沾圣水”,这种迎接仪式也有另择吉日举行的。仪式由毕摩主持,他手端一碗水,口里诵着<招魂经》,在声声呼唤婴儿名字声中,婴儿由其母亲抱着,扶起小手,按男左女右的规矩,沾一下毕摩手中木碗内的清凉水即圣水。婴儿沽了仪式中的圣水后,就是该家庭的一位正式成员了,既得到社会群体的承认,又受到家庭、家族成员及祖先们的护佑,同时也有繁荣家庭的义务。手沾圣水,不仅意味着期盼孩子茁壮成长,而且也表示祈盼其后代也要象水一样永远不断。
  经过出世后的洗礼,终身不再洗浴,否则会生病,直到去世时,才第二次洗澡即净尸。当病人停止呼吸后,家人先要立刻将其眼、嘴擦闭,以免睁眼张嘴对后代不利。穿上在世时早已备好的寿衣后,就给死者洗脸、洗脚以净身。死后净尸是关系到家族兴衰的关键, 通过净尸,既洗去了死者生前的种种罪孽,又借助水创生,再生的功能,在阴间保佑后代子孙兴旺发达,也表达了人们水里来水里去的观念。
  彝族超度亡灵,毕摩要为祖灵诵《水源经》、(祭水经》,说明水的作用和祭水的用意。
  除了诞生礼、丧葬礼外,水在婚礼中也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男方上女方家去订婚,只要双方婚姻关系一说定,女方姑娘们便立即向前来订婚的人泼清凉水。迎亲之日,当迎亲者一到新娘家,见面礼同样是姑娘们泼来的一瓢瓢清凉水,有的被泼得全身湿透,当然,也有机警勇敢的迎亲者冲出姑娘圈,反把姑娘泼得象落汤鸡似的。这是婚礼中必不可少的嬉戏活动,它既增添了婚礼的喜庆热闹气氛,又达到了驱邪避灾的功利目的。若新娘出嫁到男方途中,遇桥是不过桥的,必须涉水而过,这同样出于消除秽气,带来福气的目的。结婚是人生的一大转折点,意味着少女从此告别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童年,将去夫家履行服侍公婆、生儿育女、照顾丈夫等义务。这是一种全新的生活,因此,新人要用水泼(洗)去一切不洁,以崭新的风貌迎接新生活。
  婚礼第二天,夫家还要特意为新娘举行迎魂沾圣水仪式。仪式由毕摩主持,用鸡作牺牲。首先,毕摩念诵经文举鸡在主人全家尤其是新娘的头上按顺时针方向转三周,再让新娘及夫家人逐个用手沾木碗里的圣水。新娘手触圣水,就意味着其魂已迎到夫家并纳人夫家氏族户籍,成为夫家的一位正式成员了。生为夫家人,死为夫家鬼,以后就要为夫家效力终生。这与诞生礼中“婴儿手沾圣水”仪式性质相同,是一项添人进口迎接新成员的接纳仪式。但若夫妻双方因各种原因而结束婚姻,那么离婚后的妇女在改嫁时还必须请毕摩为她举行“解除户籍仪式”,因为她的灵魂只有在解除原户籍后,才可纳人再婚夫家的户籍内。仪式中要用一只白山羊、一只白鸡,无数根树枝。届时,毕摩念经作法,当事者从毕摩插好的树枝中解除一道道障碍而过,毕摩的助手持一瓢冷水尾随其后,将水倒在烧红的石头上,使其发出“浦浦浦”的水蒸汽。仪式结束后,将所有树枝收来捆成一捆捆,送到西方的树林中。冷水泻在烧红的石头上产生水蒸汽,其目的是要清洁改嫁的妇女。
  水崇拜中水是动植物生长不可缺少的物质,对人的生存有决定性的意义,饮用、灌溉都离不开它。但是,为什么水会是透明的呢?为什么会流动?水中会有光怪陆离的生物?彝族先民在原始时代亦不能作出正确的回答。他们把这一切归之为水神的活动。在他们看来,人溺死水中是水神作用的结果,水灾的出现也是水神作用的结果。他们以水作为水神的化身而祭拜,(献酒经)所谓“水神鸭以祭”的记载,指的就是对水的祭拜。据解放后的调查,在云南景东彝族的神谱当中,水神居于重要的地位,主宰田地不受水早之灾。寻甸等地彝族举行作斋祭祖大典时,要同时祭水神,作法是在斋期的最后一天举行驮水仪式,由毕摩念经,把一只带角的雄壮绵羊赶到水源去,并在水边祈祷水神供给族人圣洁之水,而后把水驮回来进行供祭。平时,他们视此水源为“神泉”或“神井”,严禁人畜进行糟踏。在武定、禄劝一带,过去作斋亦要选斋场附近的长流水,由同宗之人用竹筒贮回祭祀
  同宗人将取水处作为护佑本宗的水神之所在,并以其作为同宗的标志,而与他宗相区别。
  在昆明西山区谷律一带的彝村,凡立夏前不下雨,村人便要出钱买一对鸡和两只羊,去泉水旺盛的地方祭水。祭法是先用烧红的木炭放人冷水之中,以蒸腾的热气驱除鸡、羊身上的邪秽,而后宰杀,并煮熟供在水边。同时,砍三权形的松枝一根,粘点鸡血,捆一撮鸡毛和羊毛,插在水边,供以酒饭,点香磕头,求水神降雨。
部分彝族地区不过火把节的原因3所属专题:部分专题 彝族专题 地区专题 火把节专题 原因专题 本文《部分彝族地区不过火把节的原因3》链接:http://www.1mag.cn/1949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