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权:从藏玩紫砂壶到亲手设计

发布:2021-02-19 14:50:16 阅读:256次

梁权的工作室弥漫着一股好闻的茶香,所有的柜子——书柜、衣柜、橱柜、甚至保险柜……摆的都是紫砂藏品,梁权幽默地说,这些都是他的“后宫佳丽”。

梁权,典型的“70后”,自报户口说:“籍贯广东开平,生于北京,在深圳长大”,曾经捧着一家大型通讯公司的“铁饭碗”,迷上紫砂之后,辞职做了自由职业者。创办了一个“宜兴紫砂爱好者联盟”的网站,喜欢在上面鉴定真伪,实话实说。

为附庸风雅“交足了学费”

爱壶成痴的梁权最先接触到紫砂壶,只不过是1998年公司年会上发的一套。

普通茶具,这把壶才用了四五次,壶嘴就断裂了。但梁权已经从用壶的过程中感觉到了趣味,便开始寻求品质更好的紫砂壶。  梁权说这时的自己处于一个附庸风雅的过程。因为刚刚接触紫砂壶,并没有太多经验,对圈子里各种各样的言论深信不疑,他听说一把壶只能泡一种茶,就疯狂地搜集紫砂壶。后来真正玩懂紫砂才发现,很多说法只是谣传而已。

梁权说,他曾经狂热到身上背着10万元现金,飞到北京去,然后扛几十把紫砂壶回来。几乎每个星期揣着钱在广州芳村过周末,除了生活必需之外,其他的钱全用来买壶。2003年、2004年那两年,罗湖、福田两区的每条马路有几家茶庄,哪家茶庄有比较好的壶,他都了如指掌,没有车,自己就靠两条腿把这些地方走个遍。

2003年上半年,梁权家中已有近500件紫砂藏品。这一年,梁权第一次花了一万元(之前买的壶大多数是几百元、几千元的),从一个台湾人手里买了把现代名家做的壶。这时候他才发现,以前的藏品和这把壶相比黯然失色,很多所谓的老壶都是假的。也是从这一年开始,梁权开始卖壶,被人欺骗了的他,不想再骗别人,几千元买来的壶,就卖几百元;几百元买回来的壶,干脆就送人;最后一件不剩,之前疯狂的收藏,亏了近25万,用他自己的话说,真是交足了学费。

对蒋蓉的冬瓜枕“一见钟情”  用5年时间,25万元真金白银上了最昂贵、也是最漫长的“一课”后,梁权眼力日益好了起来,对于紫砂壶的历史与各类壶的特征,如数家珍。2007年6月从公司辞职成为自由职业者后,梁权有更多的时间研究紫砂,并开始大量购得名家作品。现在,他藏壶近200把,远至清代,近至现当代的名家壶。买得最贵的一把,是馥远亭朱泥小品(乾隆期),花了他20多万元。

梁权说:“并不是说年代越久的壶越值钱,古代的匠人做壶是从小的手艺,做出来的可能只是手工艺品,没有艺术价值。当代紫砂藏品的价值更多是体现在艺术上,准确地说与作者的名字有直接关系。就像画作一样,张大千的画价值不菲,但大师作品中也分大作和随手小画,紫砂壶也是这个道理。”

在梁权的紫砂藏品中,蒋蓉的冬瓜枕一直是他最为珍爱的藏品之一。蒋蓉是现代制壶名家,也是中国紫砂工艺史上第一位女工艺美术大师。一直以来,梁权都想收藏一件蒋蓉的紫砂藏器,但始终未找到合适的。2008年,有一次他跟朋友到宜兴当地淘壶,经朋友介绍与蒋蓉的外甥相识。在蒋蓉外甥家做客时,梁权发现有一个橱柜满满都是蒋蓉的作品,其中一件冬瓜枕让梁权“一见钟情”。

在梁权的百般劝说下,蒋蓉外甥终于答应把冬瓜枕卖给他。因为没有带够现金,梁权立刻返回深圳,他怕这么好的东西万一人家舍不得卖了,取完钱后就立刻飞回宜兴,迫不及待地把冬瓜枕抱了回来。蒋蓉所作的这个冬瓜枕还有程十发的书画并刻,朴实庄重、气度不凡,处处体现紫砂艺术质朴典雅的厚重气息。

梁权给记者展示的众多珍品中还有一件令人见之难忘的作品,那就是“紫砂七老”之一吴云根所作的云福壶。现今著名制壶名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吕尧臣以及吴震、何挺初、葛明仙等均出其门下。梁权得到云福壶也是偶然,他2006年以8万元买下此壶,现吴云根的壶拍卖行情已达300万元。

从藏壶、玩壶,到亲手设计

梁权不仅玩壶,对美的追求促使他学习自己设计紫砂壶。2008年梁权开始设计了第一把紫砂壶,在宜兴请了几位师傅帮自己做壶,他则专心画图稿。梁权第一次尝试设计的理念源自“天圆地方”,但成品求实壶出来后却被朋友戏称为“电饭煲”。记者却格外喜欢这个“电饭煲”,因为壶口和壶底一样大小,清理茶渣的时候肯定方便。

至今为止,梁权已经设计过7把紫砂壶。其中他的“沙漏提梁”还获得了太湖博览会的金奖。梁权说,他设计的壶,加入了很多现代审美的元素,与古代工艺相结合,是他心中紫砂壶应该兼有的实用和美感。

有意思的是,梁权设计的一件凤凰公道杯,如今在很多地方发现了山寨版,很多甚至在淘宝上卖。这种感觉,就像一个书作者,在街边看到自己的盗版书一样,有种滑稽的忧和喜。

谈到多年藏壶的体会,梁权觉得:“最大的收获是,让人生慢了下来,也交到了更多的朋友。”他创办“宜兴紫砂爱好者联盟”网站的初衷不仅是普及紫砂收藏文化,更想为对藏壶感兴趣的人解答疑惑,让大家少走弯路。他不希望自己以前“交学费”的经历,发生在现在的爱好者身上,所以专门开了一个“实话实说”的鉴定专版。  说起紫砂的魅力,梁权认为,紫砂收藏和其他收藏不一样,很多收藏只能远观,止于抚摸,而紫砂是可以用的,而且越用越美。当你与紫砂壶共度一段时间,紫砂壶泛起那温润的雅光时,你会觉得它是有生命的。

“紫砂壶有毒?”

对于紫砂泥即将灭绝的传闻,梁权表达了完全相反的意见。他说:“如今10个人中有7个人问我这个问题,这纯粹是炒作,太害人了。究竟是说地上没有了,还是地下没有了?我带你们去宜兴看看。”梁权告诉记者,制造这种谣言的人,是为了推动紫砂产业。他说,宜兴还能挖出至少几千吨的上等紫砂泥。

至于有传言关于紫砂壶是否添加化工原料从而造成其有毒,这些言论导致很多人在购买紫砂壶时难免有疑惑。梁权说:“有的紫砂壶为了追求色泽,会掺入有色化工原料,但经过最高可达1200摄氏度的烧制后,结构已经十分稳定,不会有毒。”

上一篇:论壶的收藏     下一篇:功夫茶具的使用
梁权:从藏玩紫砂壶到亲手设计所属专题:梁权:从藏玩紫砂壶到亲手设计专题 梁权专题 紫砂壶专题 设计专题 茶具文化专题 本文《梁权:从藏玩紫砂壶到亲手设计》链接:http://www.1mag.cn/21250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