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茶之趣

发布:2021-02-24 07:05:00 阅读:80次

中国的茶文化为雅俗所共赏,今天,端起茶杯的人,不论是细啜名种,还是牛饮茶汤,都能够自得其乐,这就是茶的真趣。但是要说能找到多少乐趣,那就要看个人的修为了。

茶之趣,在色香味,欲得茶之趣,须循精燥洁,故请为君说明茶事之要隘。先说水。陆子曾有“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之说,此为至言,为历代瀹茗者所重。在工业化社会,用的都是自来水,几无选择的余地,龙泓、惠山之泉可望而不可即但在南方,以江水为自来水源的城市,贮自来水于陶瓷之器,内铺白石子,静置一天,则差强人意。

次说器。自明以降,瀹茗之法由烹煮法改为冲泡法,茶器就由烹泉之器和泡饮之器组成。前者无非瓦釜,铁罐或铜铫,铜腥铁锈及泥土之气所在多有,实为憾事。唯近卅年来,赖技术之进步,不锈钢电热釜诞世,终于一扫陈陋,成为烹泉之极器。泡饮之器自古以来,既有金银铜铁之器,又有玉、瓷之器,但茶本南方之嘉木,仿佛五庄观镇元大仙之人参果一般,与五金之器相迕,仅与玉、瓷之器相宜,而玉、瓷之器岂百姓之家所能拥有?明正德年间,金沙僧首创紫砂壶。紫砂者阳羡石之精也。山茶者,草木之菁也。茶之极品,必生于烂石之间。紫砂壶泡新茶,恰似稻草捆秧,父抱幼子,又如竹篮提笋,母怀婴孩。紫砂壶配白瓷瓯,将茶之色香味发挥到极致,五百年来再无可替之物!

再次言泡茶之法。茶之瀹泡,首重涤器,虽然茶如明月,无贫无富家家皆有 但茶贵洁,无论是油腻荤腥,还是奇嗅怪味,皆伤茶香。所以,陆子曰“膻鼎腥瓯非器也”。其次选壶,以冲泡法泡茶,最重壶堪称中枢而系成败于一身。一人独啜,壶不宜大,以200毫升左右为宜。泡绿茶,壶宜扁,瓯不宜深,亦不宜广, 盖碗最相称。白盖碗,深浅适宜,最显茶色。旋冲旋啜,则茶之芬芳,不绝如缕。

最后说喝茶。如今,人们整天在红尘浪里翻滚、腾挪,凡事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与人们浮躁的心情相契合,一切追求快速、夸张、震撼的效果,更把强烈的感官刺激混同于愉悦的美感。口之于味,触之以嗅,皆求浓香。然何者为“香”?肥浓甘脆之佳肴,其嗅腴香;花生、果仁炒炸之后,其嗅燥香;各种瓜果,其嗅甘香,诸般佳酿,其嗅醇香。唯茶者,采天地之灵气,夺日月之光华,乃草木之菁,其嗅芬芳。常见有“嗜茶”者,唯恐茶香不浓,其发不速,持繁雕华饰之紫砂柱杯,投以半握之佳茗,沸水猛砸。其乖如斯可惜了好茶!其实,茶之芬芳,氤氲而出如孟春之初,草色遥看近却无,又若潺潺春水,汩汩清溪,可令其速乎?

论及茶趣,众皆称道二泡之茶香,予亦重初泡之茶,其芬芳若有若无,诚为 “清露晨流,新桐初引”,欲识茶趣之“新”,此其时也。

三泡之后,人皆以茶味枯淡而轻之,予以为,一人独啜,至此时心如止水,茶汤澄澈,似有暗香浮动其茶宛如新叶,毫末毕现,令人顿生风尘外物之感。

茶道:茶之趣所属专题:茶道:茶之趣专题 茶趣专题 茶文化专题 茶道专题 茶艺茶道专题 本文《茶道:茶之趣》链接:http://www.1mag.cn/2135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