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壶和品壶

发布:2021-09-18 07:16:04 阅读:55次

一把紫砂壶,不过盈握,如何达到“道不离器”之境界,还需制壶者、商家、玩家甚至传媒“心往一处想”!

于我看来,玩壶之难在于品壶,品壶之妙在于识趣。一个趣字,可浓缩你对壶艺的学识、见识、格调,即你的审美情趣。李渔在他的《闲情偶记》中曾言:经莫便于捷,而又莫妙于迂”。这迂,便在于趣。识趣,方解玩壶与品壶的妙境。否则,既便拎着巨款去选壶玩壶,也只能被名家款、高价位遮住视线,或被不良商家的忽悠洗劫了荷包。

北京壶友陈老板是腰间雄厚的“大户人家”,嗜壶而不懂壶,被奸商叮上,花言巧语“哄”他购下不少经“特殊卖点”爆炒的高价壶,一眼看去,那些壶工艺稀松、线条怪异,强行注入一些莫名的“艺术手法”,无品味可言,一经点破,商家不敢回应,陈老板却因这些壶价格太高无法出手,像击鼓传花、花落自家———摊上了!

更多的是入道不久的“小户人家”。每次,花些碎银子,“图个便宜”,在街边小店收罗一堆不明泥料,造型丑陋,工艺免谈,色泽艳俗的“紫砂壶”,勉强用用,无从玩味,回头一看,弃之是肉,拾之是骨———两难了!

一般而言,玩壶大致有三类:实用功能型、品位把玩型,收藏增值型。

其实,品位把玩型是最耐人寻味的,是永无止境的追求,而如果弄懂品味紫砂壶的个中趣味,那么,实用、品位、增值便一箭双雕了。

古人云:“道不离器”。在此,器,便指紫砂壶,而道,则是由壶而承载的思想内涵,审美趣味、工艺水平,名家品质等等。而欲求其“道”,功夫则在“器”外。

紫砂壶早已从实用器皿演变到艺术品,而学会欣赏艺术品,一定要从欣赏最优秀的作品为切入点,先入为主。比如一把精美绝伦的紫砂壶,必然用泥讲究,造型经典,偏精独诣,具范兼镕,妙趣横生。但这些“道”,非初学者一眼看穿,而这类大家之作,正是打磨眼力的“磨刀石”,当你见识读懂了精品之后,才能举一反三,“向下兼容”便一览无余。有些说法不无道理:能欣赏《阳春白雪》的耳朵,不难鉴别《下里巴人》的粗俗,反之,听惯《下里巴人》的耳朵,却无法领略《阳春白雪》之妙趣。大艺术家歌德说得更直白:鉴赏力是要靠观赏最好的作品才能培育成的”。正所谓“取法于上,仅得其中,取法于中,不免为下。”所言极是,只有懂得欣赏一流的紫砂壶,方能提高壶艺鉴赏力,识别玩壶的妙趣,才能花合理的价格,选择因有品位而达“一箭三雕”之效的壶。从而达到“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两三枝”的趣味境界。

首先制壶人要深谙师古人之心而不师古人之道,如东坡先生所言,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处,必须练就扎实的手上功夫,逐步凸显气韵,张扬个性,另辟蹊径,别出心裁地引导市场的审美情趣,将自己有品味的壶“强加于人”,以推动市场的玩壶趣味。记得到宜兴参观阳羡茗陶苑,深受启发,若大展的厅陈列着历代紫砂珍品,顾景舟、汪演仙、何道洪等这些当代大家名壶不赘,当今实力派人物精品同样令人大开眼界,比如展示了以传统手工工艺见长、大朴无雕方显艺的葛陶中的光壶、具有阳刚气之韵味的潘持平的方壶,具有现代陶艺语汇的吴鸣的创新壶、具有唯美轻巧灵气的陈国良的花壶……他们虽无大师之称,却已具大师作品之风范,可以说,每把壶皆“磨刀石”,透过这些壶,才能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慨。

上一篇:宜兴前墅古龙窑     下一篇:哥窑瓷器开篇知识
玩壶和品壶所属专题:玩壶和品壶专题 玩壶专题 品壶专题 茶具文化专题 本文《玩壶和品壶》链接:http://www.1mag.cn/23724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