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的邮票

发布:2015-09-03 14:19:55 阅读:367次

  我没有集邮的爱好—这使得同事和朋友中乐于此道者大为庆幸。我经常收到许多邮件,尽管邮资总付的占去一定比例,但贴了邮票的也为数可观,这些邮票就成了邮迷们的健中之物。每到什么新票发行之际,“预约定货”的“来人来函”便接踵而至。1986年9月初,接连不断地有人来说,马上有一枚纪念邮票发行,是关于教师节的,你是老师,自然会收到这种邮票,一定给我,最好是盏有1986年9月10日日戮的……同邮迷们打交道不止一日,这回破天荒开始对邮票有了兴趣。

教师节的邮票

  9月10日还未到,我便急切盼望飘然而来的鸿雁,同时又未免多事地私下摘想那枚邮票该怎样设计才好。如果让我来设计,该是如何?

  最容易想到的就是一支点撇的红烛。李商隐有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不知始于何时,这诗句成丁对教师的赞顶。虽然大悖于诗人的原意,但约定俗成,早成公论。恐怕那枚邮票就应该是这样设计吧?

  又想到也许应该画一幅头像。按时下的习惯,在工农兵之外加一位戴眼镜的,便表示知识分子。那么,这头像应该戴眼镜无疑。只是,仅仅一副眼镜能表示教师的特点吗?怕未必。那么,也许要画上粉笔三角板之类吧?

  或者,应该画一位老师深夜备课?学生们不是这样唱吗—静静的深夜群星闪烁,老师的窗前灯光明亮……又或者—这样的胡乱猜测被9月12日收到的一信所打断。

  我看到了这枚邮票:J  131, 9月10日教师节。邮票的设计出我意料。没有红烛,也不是戴眼镜的头像,而是一块黑板,一张讲台,一束鲜花。这三者构成了一幅简沽的面面—简沽得几乎有些令人失望。

  我细看这枚邮票,忽然发现,黑板上似乎有黑板擦刚刚擦过的痕迹。是印刷毛病?抑或是邮递过程中的污损?总之,那黑板不是一片深黑。

  接连几天,十来枚这样的邮票先后飞到,细看画面上的黑板。

  每一块上都如同第一枚一样,这分明是设计者的匠心之所在了。

  这便给了我一个想象的条件。我想,这枚邮票表现的,也许是这样一番情景:9月10日的清晨,学生们擦拭了黑板,在讲台上放了鲜花,安静而又激动地端坐在教室里,几十双眼睛注视粉教室大门,等待着老师。心情同样激动的老师走进了教室,迎接他的是干净的黑板,美丽的鲜花,庄严的讲台,可爱的学生。

  这时我明白了邮票设计者的苦心。教师的事业是鲜花般的事业,他之所以能接受那鲜花,是因为他曾为之而洒下辛勤的汗水。

  他在讲台和黑板上耕耘,也在讲台和黑板前收获。这黑板之前讲台之上的鲜花自有它特殊的分量,只有拿过粉笔的手才有权将它举起,得到它的芳香。

  但,似乎又并非如此简单。我想,哪一位老师面对此情此景会脚醉于鲜花之中而忘情呢?在9月10日这一天,千千万万人民教师走进教室,着到了讲台上的鲜艳花束,他的反应是什么呢?

  “谢谢同学们。”他会这样说。然后拿起花束注视片刻,放在一旁,庄重地说:“现在上课。”于是,黑板上出现了新的课文标理,数学公式,外语单词,化学符号,物理定律……我至今不知道这枚邮票的设计者是谁,也就无从证明我的理解是否合乎他的初衷。使邮迷朋友们失望的是,我留下了盖有9月10日日截的那枚邮票,连同信封。据说这叫首日封,颇有价值。

  但我知道,集邮的朋友们对邮票价值的理解和我是并不相同的。

上一篇:教师节给老师的祝福语     下一篇:教师节演讲稿
教师节的邮票所属专题:教师节专题 邮票专题 本文《教师节的邮票》链接:http://www.1mag.cn/261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