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迎鸟节

发布:2017-04-07 09:39:39 阅读:55次

  鸟是藏族人们心目中的吉祥物,幸福物,是藏族人们神灵圣物的代表。藏族人民十分崇拜鸟。
  本教著作中《黑头矮子的起源》认为世界最早是空的,后来有了两仪,凶险作母,明亮作父,此后从露珠中产生一湖,湖中的一个卵孵出一光亮一黑暗两鸟,两只鸟相配生了白、黑、花三个卵,从而繁衍出神和人类。
  藏北聂荣牧区的神话说,远古西藏无马,一位在山中修行的圣者,发现山野中有七只大卵,是一种大鸟所生。圣者夏天给大卵泼水,冬天盖毯子,经过好多年,七只卵突然裂开,从中跳出七匹长着翅膀的小马。
  意大利著名藏学家图齐在他的《西藏的本教》一文中记载,在本教中:“可以遇到金翅大鹏,这是本教神话中的一只神奇的鸟,是鹏之天地,大家一般都把善行归功于它”。“王权的神圣特点同样也出自作为新一年开始的密教仪轨中,大家利用这一机会都穿有一种使人强烈地联想到萨满们的服装,这种服装是白色的。他们的头发被梳成了卷状,以银带保持原状和以一条头巾作为保护,头巾中帖有一只鹏的图像。
  这是一种属于鹰类的著名的神秘的鸟,他代表着吉祥物,传说中它是金翅大鹏。”
  藏族先民在他们的创世歌中唱道:
  最初斯巴形成,天地混合在一起;
  分开天地是大鹏,大鹏头上有什么?
  在另一组异文的答歌中说:“大鹏把天撑高空”。
  正因为如此,鸟不仅参与了雪域高原轰轰烈烈的辟地开天活动,而且是藏族文化的重要载体。在生产力低下的原始社会,藏族人民面对变幻莫测的大自然感到恐惧和不安。从不安的现象中解脱出来的渴求,自由飞翔的欲望以及对于未知世界的憧憬,均凝聚在鸟崇拜心理之中,凝聚在鸟的民俗之内,凝聚在鸟的神话、故事里。他们在漫长的洪荒世界中,以艰辛的劳作,崇拜而敬仰的心理,细致观察了鸟的活动与季节变化的关系,于是在辉煌的藏族原始历法中出现了鸟日计算时令。
  《象雄老人口算》一书中写道:“冬至后过三十五天,又鸟日三十八天,又背日三十七天,再二天又木棍日十五天,晚播种末日五天,再过四天始见杜鹃鸟,又过三十六天早生山羊羔,又过十五天太阳夏至;又夏至后二十二天,又觜日十五天,再过三天罗刹女脸雨日三天,又日七天,又过狐日十五天,又正日二十一天,又夏末日五天,又南门梯或鹿哭日三十七天,又水肿鬼日二十二天,又‘那茄’星光八天,又盘羊顶角日十五天,又太阳冬至七天,按以上太阳南至,北至,鸟和星等日,一年中所有三百六十五日”。
  在《旧唐书·吐蕃传》卷十九中,记述藏族鸟卜:“其俗每至十月,令巫者赍褚诣山中,散槽麦于空,大呼咒鸟,俄而有鸟如鸿,飞人巫者之怀,因剖腹而视之,每有一谷,来岁必登,若有霜雪,必多灾异,其俗信之,名为鸟卜”。此文是一份重要的藏族鸟与历法的资料,但是这种鸟具体指什么,文中并无流露,而在藏族古代典籍《雍仲本教源大成》一书中有明确记载:“鸟日三十八天,分为南翅、北翅和鸟中间日等三种。第一,南翅日十一天日,”六翅“口三天易风雪弥漫,翅面日四天冷,肩头日一天,和口面日三天,口面日中第二天是冬季之中心,虽太阳暖也易下雪。”现行的藏历鸟口也是这样设置的,冬至后二十四日,即后鸟日四十天。这四十天分为,雌鸟日六天,翅边日六天,肩头日三天,颈窝日七天,口面日三天,翅边日六天,雏鸟日十天。
  公元十六世纪,西藏著名学者桑结嘉措所著的《白琉璃》中写道:“大致节气为:冬至后一个月零七天乌鸦筑巢,此后一个月零八天始见野鸭、雁等,此后十五天就是春天,地面渐暖,鹤也飞抵西藏,此后二十一天水鸥到来,天气日益暖,此后七天适播种;春分过后天个月到夏至;此后二个月鸟终鸣,再过三十天秋分,此后过二十一日天渐变冷,此后渐渐显冬季现象。”
  现行藏历中写道,每年公历三月中旬左右,若见到鹞,柳树杨树芽开放,则西藏中部适宜中播;公历三月下旬左右,始见戴胜鸟,大鼠出洞,则后早期播到;公历四月初,始见水鸥,雄赶羊鸟(lug dzi pho),则适宜前中期播种;公历四月中旬左右,始见雌“赶羊鸟”(lug dzi mo),则适宜中期播种;公历四月下旬,始见燕子,则适宜前晚期播种;公历五月初,始见杜鹃鸟,则所有地区耕种完毕。可见现行藏历中鸟日计算与农牧业生产的时令季节关系何等密切,它有力地促进了藏族农、牧业生产,深受藏族人民的欢迎。
  鸟被藏族先民视为重要的膜拜和敬仰对象之一,在鸟的身上交织着藏族人民复杂的感情,反映了藏族社会的起伏与宕荡。后来他们在虔诚的原始信仰中,发现鸟的时间性、季节性十分强,十分有规律,于是出现了鸟与时令挂钩。同时在上千年的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鸟日计算中,他们为了感谢鸟对农牧业生产的贡献,在信仰心理驱使下,产生了迎鸟卫。
  今西藏山南地区乃东县泽当区,有一座古庙叫恰萨拉康(bya sa lha khang),译成汉文意思是鸟地庙,此庙的来历,在钦则旺布所著《卫藏道场胜迹志》第13页写道:“巡礼泽当雅鲁藏布江南部一带圣地,通称这些地方为约茄洛举(gyo ru lho rgyad),从此处沿藏布(江)西行,则有一座鸟地庙(bya lha khang),内有法王白柯赞塑造的大卢佛像。”法王白柯赞是吐蕃赞布世系维松之子,是公元十世纪中叶的人,在吐蕃王朝崩溃后,他为藏东部王。据调查,这座庙在九十六年前还保存完好。1959年前,该庙仍归乃东宗管,并在藏历每年三月中下旬(公元五月初),西藏地方政府要。从拉萨派两名僧俗官员前往该庙,迎接鸟王杜鹃鸟的飞来。在该庙的属地林卡里举行迎接仪式。在举行迎请仪式时,在几个供盘里,分别放置着西藏自产的青稞、小麦、豌豆等谷类,以表欢庆。这种节日仪式,要待到在树林里始见杜鹃鸟,听到杜鹃鸟叫声后,才能结束。
  杜鹃鸟,又名布谷鸟。每年藏历三月十五日,是布谷鸟从喜马拉雅山南边的门达旺返回西藏腹地的日子。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曾写过:“杜鹃发自门隅,捎来春天信息”的诗句。
  因此,到了这天,家家户户都很早起床,带上香草香树,茶酒点心,到附近的树林里,去迎接布谷鸟,祈求赐给财富和好运。一些藏医、星象师和经验丰富的老农,还注意从它们的叫声里预测到来年雨水多少,年成好坏。传说当布谷鸟叫声传来的时候,人们是绝不能在床上的,不然,将终年卧病不起。
  据曾筹备迎鸟节的格桑才旺老人说,从前的三月十五这一天,迎接仪式在山南泽当附近恰萨林卡内。林步内铺上红色毡毯,毡毯上摆着藏桌,藏桌上供满酸奶、卡赛(油炸果子)、卓玛折松(人参米饭)、竹素苏切玛(装满糌粑、麦粒并插有彩色的青稞穗的吉祥斗)。还有两盏黄铜的酥油供灯,藏语叫“库尤曲美”,意为“专门供奉布谷鸟之灯”。当布谷鸟飞抵林卡的时候,林卡处处燃起吉祥松烟,僧俗官员和百姓要向它跪拜,请它品尝青稞酒、酥油茶和各种供品,保佑雪域高原雨水充沛,庄稼丰收。
  格桑才旺老人说,早先的时候,布谷鸟都是先飞到林卡南面的雅隆协扎水晶崖上,整理羽毛,稍事休息、。同时派出一只叫做“库达”(意为布谷鸟的使者)的小鸟到林卡内报信,它是布谷鸟的先行官。一切仪式就绪,布谷鸟才庄重地飞到,落在供桌前的一棵柏树上,发出三声悦耳的鸣叫声,然后落在供桌上。如果它吃了酸奶,表示来年牧业丰收,如果喝了青稞酒,表示农业有望丰收。
  另外,热振寺的每年藏历四月十五日也举行迎鸟节。此节日在热振寺叫杜鹃供奉日(khub yag nlehod pa),僧人达百余人,敬献供品若干,并且还要举行隆重的宗教跳神活动,以求赐福。

上一篇:阿坝藏区新年     下一篇:藏族采花节
藏族迎鸟节所属专题:藏族专题 迎鸟节专题 本文《藏族迎鸟节》链接:http://www.1mag.cn/3284
友情链接: